今天是 欢迎访问河北地方志
zjdttpxwsqjjzwgkwhfjszfzgspyxzcfgxzrwexlinkfzqk
 
当前位置:省情简介>人物
 

 

引子
 凤凰,是中国神话中的一对神鸟,雄为凤,雌为凰。相传,凤凰满500岁后,集香木自焚为灰烬,再从灰烬中浴火重生,重生后的凤凰更加美丽……
 由此我想到了方志界一位名字与凤凰有缘的人。在他三十年的修志生涯中,他两次罹患重病,但两次重病都没有压垮他的意志,而是大病过后,又全心身地投入到他热爱的方志事业中。他用手中的笔编年鉴,修史志,记录着时代的变迁,就像浴火重生的凤凰一样,重塑着人生的美丽。
 他就是“甘把冷板凳坐热”的邯郸市地方志办公室原主任申凤鸣。
 
申凤鸣工作照
 
既然历史选择了我,我就要担起这个职责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首轮志书编纂工作在全国陆续展开。1985年5月,邯郸市召开全市会议,向各区、局布置编写专业志书任务。并于9月对修志人员进行了培训。当时,在市纺织工业公司宣传部从事宣传报道工作的申凤鸣,被通知替人参加市里的一个会。市里培训会结束后,编写《邯郸纺织工业志》的任务就莫名其妙地落到他的头上。自此,他同地方志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时,修志还是个“新事物”,许多人甚至闻所未闻,领导认为编书是文人干的事,让小申加几个班写写算了,不用组班子,建队伍,兴师动众。由于工作无法开展,《邯郸纺织工业志》编写工作一直没有进行,直到市里多次调度、督促,才引起公司领导的重视。
 很快,修志工作摆上党委会的议程。纺织系统是书记布置,经理动员,调人员,建队伍,安排办公室以及所需经费……修志工作轰轰烈烈开展起来。经过努力,不仅《邯郸市纺织工业志》进展顺利,邯郸国棉一、二、三、四厂还启动了厂志。
 1987年,凝聚他和同志们心血的45万字的《邯郸市纺织工业志》付梓出版,成为一部全市起步晚、成书快的志书,因此被时任邯郸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的陈朝卿看中。可惜,他由纺织公司到市里专职从事志书编写的调动因原单位爱才惜才而搁浅。
 1988年7月,他被组织安排到邯郸市丝绸厂工作,先后担任厂党办室主任、宣传部长。在这里,在领导和同志们帮助下,通过自己的辛勤努力,他的工作顺利,事业红火,成绩卓著。随着新闻、散文、报告文学等文章频频见诸报刊,他的名字逐渐被市内外各行各业的读者所认识和熟知。陈朝卿主任更是紧盯不放,他通过市领导开出了调令。但是,当1991年7月,上级正式调他到市地方志办公室工作时,他的思想却产生了斗争,经过反复思量,最终选定了这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编史修志的伟大事业。而且,一语定终生,一干就是几十年。他曾说:“心情浮躁的人、好大喜功的人、急功近利的人、怕苦怕累的人,干不了编史修志工作。因为,这项工作需要甘于寂寞,需要淡泊名利,需要兢兢业业,需要脚踏实地。”
 就这样,在领导和同志们大力支持下,他迅速进入编史修志角色,一心扑在事业上。当时,170万字的《邯郸市志》编写只收集到一半的资料,为了加快编写进度,他几乎放弃了所有的节假日,没有休过年休假,没有歇过一个囫囵的双休日。就是在万家团圆,爆竹震耳的新春佳节,他也没有白白度过。
 世间最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一如既往投入地方志事业的精神得到了合情合理的报答。从1991年开始,他先后参与编写的《邯郸市志》《邯郸市畜牧水产志》等多本志书著述出版发行,还参与了20多部县(区)志、专业志、企业志的评审和指导工作,发表了100多篇各类体裁的文章,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和广大读者的浓厚兴趣。其中,170万字的《邯郸市志》在1993年全国第一届新编地方志优秀成果评奖中被评为一等奖,《邯郸地名漫谈》《邯郸山水漫谈》《邯郸春秋》等十几万字的系列稿件在邯郸市地方报纸连载后,得到了同行的肯定和读者的关注。
为邯郸人民树一座丰碑
 1993年7月,邯郸地、市合并为新的邯郸市后,为申凤鸣编史修志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天地。1994年,历史将他推上前沿阵地。这年10月,他被上级任命为邯郸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开始了具体组织、领导、统筹编史修志工作。对此,他没有犹豫和彷徨:“既然历史选择了我,我就要担起这个责任;既然这个职业选择了我,我就要顽强拼搏,奋力开拓,为800万邯郸人民树一座丰碑。”
 地方志书是一地自然和社会、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著述。作为编史修志的主管部门,工作范围除覆盖全市19个县(市)区外,还同100多个经常提供各行各业资料的市直单位打交道。他的办公室里,经常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来人中有业务上需要指导的下属单位,有慕名而来求教的陌生晚辈,还有工作上有困难希望得到他帮助的同行。“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是凤鸣的处事原则,因此对这些请求,他像自己的事一样对待,竭尽全力帮助,尽职尽责做好开头和善后工作。
 
申凤鸣帮助晚辈熟悉业务
 
 馆陶县地方志办公室主任任润刚,1993年接手修志工作时已快到了提前离岗年龄,第二年因年龄原因被免了行政职务,一时思想上产生了波动。凤鸣得知后,多次到县里看望老任,同他促膝谈心,虽然免了行政职务,但没有免县志的主编,鼓励他创造一个文人一生的辉煌,编一本让全县人民满意的县志。此后,他一直关注着老任的工作和创作。1999年7月,《馆陶县志》由中华书局出版,任润刚按时间要求完成了编辑任务。为了鼓励老任,凤鸣以《让历史人物凸现出来》为题,为该县志写出书评发表在《河北地方志》刊物上,还以《他从田园中走来》为题,为任润刚出版的散文集撰写了评论。2000年馆陶县人事部门发现老任的中级职称评审表丢失,任润刚委托凤鸣为他补办手续。他尽管任务相当繁重,仍然抽出时间跑市人事局,找当时的评委会,经过努力,最终为老任补办了中级职称手续。凤鸣的一系列举动,使老任精神上受到很大鼓励,如今仍然活跃在编史修志第一线,2013年,年逾古稀的任润刚,又挑起二轮志书主编的重担。
 涉县党史办公室一名干部写出20万字的原八路军一二九师史料性书稿《涉县之光》后,准备找几位名家审稿。后来听说了凤鸣的为人和水平后,便果断地将书稿交给了他。虽然自己手中也有不少急于完成的工作,但他二话没说,果断地接下书稿。他觉得,基层作者写书不容易,出书更不容易,作为职业编辑,有责任和义务为他们实现出书的愿望。之后,他逐字逐句审阅,合情合理分卷,从结构、体例、文字、图表等各方面重新提出了修改意见,使作者深受感动,以至成了经常来往的朋友。为认真校正书中的图表,他专门买了放大镜仔细审阅;为及时出书,他还多次同出版社联系,亲自到编辑家拜访,最后使该书终于得以出版发行。
 就是这样,他为基层编史修志所急,为广大业余作者著书立说所想,把很多时间都用到了扶持、帮助基层史志队伍建设和培养上。为了工作,没有专车,他一次又一次乘公交车和长途车到基层评审、阅稿,提出修改意见;资金不足,他以组织的名义多次给有关县领导写信,登门拜访,协调资金,争取资金。由于工作繁忙,具体事多,他不得不一分又一分、一秒又一秒地珍惜一切时间、利用一切时间、发挥一切时间的效率和作用,物我两忘,铁心修志,爱岗敬业。因为对他来说,时间永远是宝贵的。市政府办公厅一位主管领导曾给别人说:“怎么平常不见老申来上班?”后来他才发现,老申早上常常是8点以前就通过了办公厅门口,晚上常常是很晚才闭门落锁。早来晚走,加班加点,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因此,他的办公室的一位邻居感慨道:“像你这样工作的干部现在不多见啊!”同事们也说,老申干工作或为别人办事,就跟自己事一样。而真正自己的事却很少顾及。
 2000年初,历史又把他推向一个新的台阶,他奉命挑起了邯郸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的重担。此时,全市方志工作在全省处于落后状态,20个有修志任务的县区竟有6个没有编出志书;地方志办公室由于退休、抽调,人员一度剩下3人。在任务繁重,编辑人员少的情况下,他没有退缩,而是勇敢地迎难而上。针对6个尚未出书的县,他采取分类指导,具体帮助的办法,逐县进行督促调度,讲解修改意见;初稿完成后,他又多次前往保定、邢台、郑州等省内外印刷厂,看望慰问审稿校稿的编辑人员,同他们一起校对、审阅,使大家很受感动;为了培养一方史志专家,他举办培训班、开展业务讲座、言传身教青年编辑,为编史修志人员提供优越的环境,鼓励他们尽快成长成才。2001年,在抓好县志扫尾付印、编写新《邯郸市志》的同时,他又主编了60多万字的《邯郸年鉴》,并创造了当年启动、当年编纂、当年出版发行的记录。从2001年开始到2009年他离岗退休,连续编了9部年鉴,累计字数在600万字。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著名书法家姚小尧,有感于凤鸣同志勤勉敬业,坚忍不拔,吃苦耐劳、铁心于志的精神,特意为他写了一幅书法:“秉笔直书邯郸春秋,用心撰写一方风流。”
 
秉笔直书邯郸春秋,用心撰写一方风流
 
 馆陶县一位名叫刘清月的先生有感于凤鸣退休后仍然矢志不渝编史修志,也撰写了两幅对联赠给他:“如椽巨笔书信史,志存高远写人生。”“揽一域胜景书故都人文存史资政利在当代;承千载文明描时代风貌盛世修志功在千秋。”
 组织上也鉴于他在志书编纂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他被评为首届全国方志先进工作者,邯郸市优秀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只要还能干一天,也要为市志编纂出一天力
 都知道凤鸣是好人,他富有爱心,与人为善,有成人之美,容人之量。可偏偏好人却交了恶运。
 1993年年底,他不幸患了鼻腔恶性肿瘤。面对现实,他是那样的镇定:“上帝要我回去,那是怕我活得太累;上帝不要我,那是我还没有受够罪”。面对病魔,他交代工作和来往账目,整理书稿,宽慰妻子,慰藉家人,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适逢大事有静气,七分心态三分医。在与病魔抗争的80多个日子里,除了与医生积极配合治病外,他还在病床上整理笔记,构思文章,把有限的时间用在无限的空间和宽广的天地上。慢慢地,《感谢逆境》《写在白色空间》《钱的断想》等一篇篇言为心声,掷地有声的作品如琼浆玉液般喷射而出。这是生命的真实写照,这是人生的直面再现,这是一个经历了大灾大难的人昂扬头颅,笑看世态的回响。
 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凤鸣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他从而暗暗下定决心:我要继续编史修志,为普通黎民树碑,为一代英杰立传,重塑自己人生的辉煌。上班后,他一方面阅读有关邯郸的历史书籍,如《史记》《战国策》等,一方面为编写志书搜集了几百万字的资料。还编写出了一部《邯郸抗击非典志》。
 2009年,他离岗退休了,但他退而不休,依然从事志书编写工作。在不到5年时间里,他帮助有关单位,编写出了三部专业志、四部村志、一部区志,累计不下四、五百万字。还应邀参加了邯郸市、县20部军事志评审。2011年,邯郸市启动了地市合并后的第一部《邯郸市志》编写工作。年已花甲的他,应聘出任了《邯郸市志》的执行主编,在他的参与指导下,经过同志们的共同努力,到2014年年底,约750万字五卷本的《邯郸市志》已全部编出,并通过省级终审。也正是在市志即将出版付印的关键时刻,不幸再一次落实到他的头上。他患了脑梗死,左侧肢体瘫痪,语言出现障碍。面对突如其来的病魔袭击,他依然是那样的淡定,不得不暂时中止手头的工作,安心静养。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站起来,把市志编纂工作圆满完成。在医生的指导下,他积极进行康复锻炼,两个月后,他又投身到市志的修改之中。现在五卷市志稿已陆续交付印刷,2015年10月已与读者见面,凤鸣将见到浴火重生后的第一缕星光。2016年,市志也已全部出齐,凤鸣“为邯郸人民树一座丰碑”的愿望,已经变成了现实。
 “春蚕到死丝方尽,留与他人御风寒”。凤鸣决心活到老,学到老,工作到老,把余热献给邯郸的方志事业。
 
 
 
 
 
 

CopyRight©2015 www.hebdf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河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版权所有

冀ICP备16019771号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